背景: 阅读新闻

耀州窑对于北方青瓷发展的影响






[日期:2018-08-14] 来源:大肉庄  作者:竹林 [字体: ]

      相信许多学习高古瓷的朋友,在了解唐代部分的时候都听说过4个字——“南青北白”。这4个字虽有些简单粗暴,不能代表唐代陶瓷种类的全貌,但却从侧面反映出唐代以北方邢窑白瓷、南方越窑青瓷为首的两大制瓷体系的审美风格。而这样的差异与各窑口先天条件的制约有着莫大关系。
      But,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,位于陕西的耀州窑却是一支特殊的存在。在唐至金几百年的时间中,耀州窑发生了几次让人意想不到的风格转变,其中几个疑点涉及到中国陶瓷史中至今未解的谜题。

你相信这是同一个窑口生产的器物吗?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呢?

      唐代耀州窑
      耀州窑在唐代的产品种类庞杂,产品包括三彩器、白釉瓷、黑釉瓷、青瓷等。位于政治中心周围,整体水准自然不低,不过这时尚未出现具有代表性的顶级器物。

唐   三彩俑   耀州窑博物馆

唐   白底黑花花纹盘   东京国立博物馆

唐   褐釉盖罐   耀州窑博物馆

唐-五代   青瓷三足壶

      五代耀州窑
      当我们还在为唐代耀州窑品类丰富感叹的时候,它却另辟蹊径,完成了一次产业升级,这个改变耀州窑命运的时间点就是五代。
      唐天祐四年(907年),朱温逼迫唐哀帝李柷禅位。朱温改国号为梁,定都开封。这也是五代第一个中原政权——后梁。至此,如梦幻般繁华的大唐,在藩镇割据的久病之后、每况愈下,最终结束了长达289年的统治。
      政权频繁更替的五代十国登上了历史的舞台。(五代是中原地区更迭的五个朝代,十国是指在中心政权周边陆续建立的十个小国。)
      就在这时,耀州窑完成了从野兽派风格到禁欲系的华丽转身,并且烧制出了水准能够与同时期越窑媲美的器物。

玫茵堂   五代   耀州窑青釉碗

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   五代   耀州窑花口盘

玫茵堂   五代   耀州窑盏

玫茵堂   五代   耀州窑莲瓣纹盏


玫茵堂   五代   耀州窑雕花卉纹执壶

玫茵堂   五代-北宋   耀州窑花式盏


东京国立博物馆   五代-北宋   耀州窑青瓷盘

      这件青瓷盘收录于日本《耀州窑》、出光《宋磁》两本图录中,被官方定为耀州窑,从釉色、造型、支烧方式来看,是一件很有研究意义的器物。
      除了浮雕类型的器物,五代耀州窑青瓷整体风格素雅、造型简洁,与唐代已是截然不同。不过最高质量的耀州青瓷大多集中在五代后期至北宋时期,又接近“青如天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磬”的描述,这难免令人将其同传说中,后周世宗柴荣的“柴窑”联系在一起了。

五代十国后期示意图

      传说归传说,仍需实证来考据。不过,耀州青瓷对汝窑的影响确实有迹可循的。
      公元960年,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,立国号为“宋”。取代了后周政权,并结束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,基本完成一统。作为后周旧臣的赵太祖依旧建都于河南开封,这为后来河南地区高质量青瓷的产生奠定了政治与经济的良好基础。

清凉寺出土   汝窑   青瓷印花龙纹波涛纹碗

清凉寺出土   汝窑   青瓷印花龙纹波涛纹碗

清凉寺出土   汝窑   青瓷盆

      在清凉寺出土的汝窑(及类型)的器物中,能见到从初期阶段到成熟期的器物(部分与传世汝窑有些差异,应为试验阶段的产品)。从装饰到造型、甚至是釉面质感与五代至北宋的耀州青瓷十分近似。芝麻支钉的支烧方式与上文的五代耀州器物,更是如出一辙。作为北方最早的高质量青瓷,五代耀州窑的意义或许是我们一直忽视的存在。
     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,北宋至金代是公认的耀州窑的巅峰时期,釉色变为了通透的橄榄青,装饰风格趋向繁复的刻花。五代时期耀州青瓷的影子,大概只得在河南汝州汝窑中得以窥见几分了吧。
      部分五代耀州窑器物欣赏

五代   耀州窑青釉花口洗

五代   耀州窑青釉花口大盘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青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