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阅读新闻

传统器型的推陈出新






[日期:2018-11-09] 来源:《龙泉青瓷|装饰研究》  作者:夏侯文 夏侯辉 [字体: ]

     

夏侯文·三脚龙钵

      工艺手段变革所体现的器型变化,相当一部分是来自对传统器型的改进和提高。对传统器型的改进、提高,是我国手工艺品造型的重要途径之一,体现手工艺人的聪明才智。这种改进和提高,主要是由装饰手段的更新和纹饰的变化来体现的。

      龙泉青瓷器型,通过自体装饰,如模印贴花的各种动物塑成的局部纹样,或成为耳系,或为肩部、颈部附件装饰,都具有造型的生动性和不可或缺性,如凤头、鹿头、鱼、羊头、龙、蟠螭,以及贯耳等纹样装饰在传统器型中,从而衍变成焕然一新的器型。这种模印贴花或露胎贴花的装饰手法,应用广泛,是在浮雕装饰植物花卉外的另一大类装饰技艺。

      用羊头装饰三耳的“三羊开泰尊”、装饰两耳的“吉祥尊”,用鱼形作为摘手的“有余莲子罐”,用双鱼作为饰耳的“鱼耳瓶”,有用鳖鱼(龙头鱼身的鱼龙)作双耳装饰的“鳖鱼炉”,有用红山文化的玉龙作双耳的“龙耳尊”,甚至还有用两只老鼠作为耳饰的“鼠耳出戟尊”,用青蛙装饰在莲子罐的“惊蛰”,等等,均为别开生面的出新之作。还有各种瓜果、花卉的器型变化,如荷叶盘、莲花碗、葵口瓣碗、高足碗,以及三足洗、圆洗、牡丹花式洗、桃洗、葵瓣洗等;三足圆炉、冲天耳乳足炉、绳耳乳足炉、鱼耳炉等器皿,也有不类古器的新式造型和异样装饰手法。宋代以后出现的斗笠碗,广口,斜腹壁呈<45°,小圈足,因倒置过来形似斗笠,故名,历代工匠多有为之。现如今,茶饮文化大行其道,有人将其型制改小,斜腹壁更为陡峭,呈<60°甚至更大,圈足加高,成为茶蛊,外壁装饰莲瓣纹,梅子青釉、粉青釉、黄釉装饰,更为精美、时尚、适用。

      在哥窑作品中,“青瓷三脚龙钵”,也是件仿古作品,是古代宫廷宴会盛放果品用具,三足,四个弧形面,古朴大气。天翠窑在这件龙钵的装饰细节上有更生动的诠释,钵内四面纹饰精美生动,对称两面各为龙纹和花纹,釉面清澈如玉,成为充满现代视觉审美的高档果盘用具。

      “盘口梅瓶”是改进之作。梅瓶是瓷器的常见瓶式,小口、短颈、丰肩、剑腹,形体修长,其口有直口、唇口等为日用瓷的酒瓶转变为陈设瓷的插花之用。在这个传统瓶型的基础上经过改进,其口沿外折呈盘形,颈略长,瓶身依旧欣长,丰肩但不敛腹,如成熟美妇,婉约怡人,瓶身刻划花装饰,稳重玉立,用梅子青釉或粉青釉罩面都相得益彰。

      哥弟结合生产的“哥窑龙纹天球瓶”,一改天球瓶原样小口、丰肩无耳系、直颈、假圈足,砂底微凹,腹硕大如圆球的形状,为大口、粗颈,肩部左右装饰双耳双环,露出朱砂胎体,上面雕刻一圈图案清晰的水浪纹,使之静中有动,从而成为一种新造型,粗矿有力,敦庞厚重。

      长颈瓶是北宋和南宋常见器型,有无盖和有盖之分,瓶体有圆和椭圆之别。北宋之作多在瓶颈之处装饰一圈水浪纹和两只系耳,有盖的,则在盖上装饰梅花盘纹和水滴摘手,无盖瓶多为侈口,瓶身有的有莲瓣纹,或光洁无纹。当代许多作品在此基础上有新的器型及装饰变化,瓶身下半主体部位做成椭圆状,略矮了颈部,将口沿做成喇叭状,长颈上刻细长莲瓣纹,瓶身刻盛开莲花,挺拔秀丽,具有现代美感。王泽如的“双系盘口瓶”,在造型上简化了古代长颈瓶,溜肩下滑成椭圆瓶身,简洁、明快、线条柔美,没有其他装饰,只在肩部左右装饰光滑细圆双耳,与精致盘口呼应,梅子青釉装饰,明快透亮,充满翠玉的光泽,体现釉色之美和器型的简洁之美。在它们身上,既能看到现代元素的造型和装饰手法,又能体味处传统文化的影响。

      珍珠瓶是传统器型,在瓶身上刻花或浮雕金鱼、鳜鱼和百合图案,或进行点彩和釉上粉彩工艺,趣味极浓,陈设、把玩皆宜。加以点缀,就有了现代感和立体感。有了全新陈设价值,小巧雅致,如同一粒滚圆的珍珠,闪耀着粉青釉色。

      在传统器型的改进中,通过釉装饰的釉色美感,变化为新器型的,如“美女将军罐”,是将敦庞厚重的将军罐变形瘦身为苗条身材,在透厚的梅子青釉的笼罩下显示了别一种窈窕体态,以其造型和美丽的釉色装饰而成为独特陈设性的高档商品。

      吴维清“大叶莲式盖罐”,在传统的南宋盖瓶的基础上,装饰大片莲叶纹,瓶盖以荷叶为形,同样饰以莲叶,瓶体上宽下窄,呈锥形,平足底,莲叶刻花装饰简洁明朗,每片莲叶中间线条因稍有凸起而“出筋”,古典意味甚浓。

      与大叶莲式盖瓶的古典趣味相比,陈少青“蝶恋花”净水瓶则充满了现代美感。净水瓶的式样多种多样,因为装饰“蝶恋花”纹饰的需要,而使变为修长,小撇口,长瓶身,用釉下彩绘装饰,长叶长茎,与瓶体恰和,在罩以粉青釉,干净、纯洁、美观。同样她的“种瓜得瓜”盖瓶,也多有简洁意味,瓶呈葫芦样,摘手为一茎瓜蒂,瓶盖和瓶身上会有绿叶,生机盎然,充满田园趣味。

杨建琴·春意盎然水钵

      杨建琴的几件作品,粉青装饰,在普通的水洗、水盂作品上用刻花手段装饰不同的纹饰图案,而使器物呈现不同的视觉美感。龙泉青瓷的纹饰特别是花纹装饰多为局部装饰,而杨建琴的这几件作品中的装饰手法是满器满饰,与常人迥别,水钵“春意盎然”、合欢扁肚瓶“繁花似锦”,均饰以矢车菊瓣花纹图案,满堂满彩,活色生香;“彩陶纹青釉洗”,在洗沿上装饰彩陶纹样,别有一番美感。人们面对的不是器型本身,而是装饰纹样的夺目,显现装饰的不同凡响。

李茂林·金玉满堂大罐

      李茂林的“金玉满堂大罐”,其装饰手法与夏侯文的“翠鸟莲纹将军罐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罐体饱满,用浅浮雕技法装饰满身荷叶莲花,它的与众不同在于:罐体圆硕,摘手为一朵濯清莲而挺拔的含苞欲放的莲花,而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     所有这些哥窑和弟窑的作品和产品,将古老的“哥窑”和“弟窑”两种不同视觉的艺术效果,进行具有现代审美意识的装饰,使其即不失古代名瓷的风采,更具艺术性。

 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绿宝石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工艺